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By / 刘利

From / 时尚旅游 2018.10月刊

与东南亚诸国相比,斐济因为“人少”而更像世外桃源。有个词叫“斐济生活”,是在提醒你,到了斐济,就要自觉放慢脚步,全方位启动感官,去体验斐济“幸福哲学”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# 结草为庐,触手可及的简单生活

我们的第一站是小岛Kioa。由于不期而遇的雨水,打乱了我们原本打算去往主岛Viti Levu的计划。飞到另一大岛Vanua Levu之后,翘首以待的晴天悄然而至,于是我们兴奋地搭上开往小岛Kioa的快船。

相对于偏远的Kioa小岛完整地保留了太平洋岛民传统的生后方式。岛上的波利尼西亚人是上世纪40年代从斐济以北的图瓦卢共和国移民至此,常住岛上的不过五六百人,像任何一个社区一样,它有议事堂、教堂、学校、卫生所,居民的小木屋散落其间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/ 斐济色彩,就是大面积各种明快色彩的拼接

对于远到而来的客人,他们分外热情。主席Lotomau Fiafia先生将我们领到“茅草屋”前,这种用椰子叶所做的房顶叫作“Bure”,它们取材于当地的树叶,长长的叶子沿着叶柄纵横变成一张张小“席子”互相交叠铺于屋顶之上,既透气又不漏水,而且在炎热的斐济,Bure非常的凉快,我们现在心心念念的“环理理念”其实他们早就驾轻就熟。

不仅如此,在这个小小的岛屿上,“教育”同样成为了他们每个家庭最重要的事。斐济的大学有限,许多高中毕业的学生会离开这座小岛去往主岛,所以留在这里读书的都是极小的孩子,他们看到陌生人会羞涩歪着头,有些则会大方地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着用英语和我们问好。虽然Kioa保留了原始的模样,但是政府每年都为他们拨款用于基础建设。孩子们能趴在吊床上完智能手机,也可以留在这里轻嗅泥土的芬芳,现代化离他们很近,也很远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/ Kioa是一个完善的社区,孩子们在离家几分钟远的学校读完小学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/ 晾晒的辣椒和新鲜捕获的鱼片

# 以海为家,海中精灵守护这座岛屿

我们的第二站是Malolo岛,我们所居住的六善酒店位于Malolo小岛的一侧,与山背后的本地斐济社区共生共存,酒店内所用的食材都尽量取自本地农场。六善设有“可持续发展”的酒店职位,但它并不是唯一一家,斐济的知名酒店都有专门人管理这样的项目,这些专家几乎都是斐济本地人,他们定期参加培训,将各种可持续发展的举措应用到所在的社区。

第二日清晨,向导将我们带到了与鲨鱼浮潜的Barefoot Kuata,潜水教练Hyden以及搭档、水下摄影师Pyng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。我们刚换上装备,前方的鲨鱼小分队已经游到了我们面前:白鳍礁鲨从容地游来游去,不少身上还吸附者小鱼——它们会清除鲨鱼身上的寄生虫。白鳍礁鲨的体型只有1~1.5米,非但不可怕,反而有一点萌。偶尔也会看到更多为羞涩的黑鳍礁鲨,两者都有深灰光滑的脊背,个头也差不多,唯一的区别就在鱼鳍的三角形是黑色还是白色。

鲨鱼嗅觉灵敏,可以闻出几公里内的血迹。不过它们是精明的捕猎者,小小的脑袋时刻计算着出击所耗费的体力与回报:人类并不是它们合适的猎物,通常它们会选择鱼群中弱小和生病的鱼。这种符合进化论的效率原则,使不少海洋学家认为,处于生物链顶端的鲨鱼对于维护生态系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
傍晚回到六善酒店时,员工杰西一脸神秘地对我说:“早上我们在这里种珊瑚呢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“当然!”我怎么可能拒绝。杰西所说的种珊瑚的地方,其实就在那个靠近沙滩的小岛旁。“天然的珊瑚礁既美丽,又脆弱,只有在水系非常健康、没有污染的地方才能生长,所以珊瑚往往就是考验我们是否有责任地热爱海洋的依据。”我当然明白杰西的用心,这片蓝色的海域是斐济人的家,珊瑚为无数海洋生物提供了藏身之所与食物来源,没有它们,整个海洋都失去了色彩。珊瑚生长缓慢,而摧毁它却很容易。于是许多像杰西这样热爱海洋的人就以“种珊瑚”的方式,去恢复和扩大珊瑚礁。

斐济人生于海洋,他们对于海中生灵的尊重源于彼此依存的生活。传奇海洋学家、水肺潜的先驱者雅克·库斯托父子毕业在斐济从事海洋保护和教育工作,上帝给了斐济人浩瀚丰饶的海洋,而在斐济人的生命中也从未忘记对所有物种的尊重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/ 海里鱼的颜色,就像岸上的花颜色一样多

# 美味生后,体会饮食哲学

两个岛屿的探索,令我完全沉浸在了斐济的“慢时间”里,就连热爱的健身也被抛之脑后,荒废了所有的锻炼。说起来,斐济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对身材管理最为宽容的国家了。比起那些将“减肥”奉为一生目标的女人而言,斐济的女性们将她们的“成熟”与“美好”完全融入到了生活中。就像他们的食物一般,斐济人钟爱“大地系”食材,这或许是源于包裹着土壤的植物能够为他们带来富足与安全感。

回到Viti Levu的第二天,带着对斐济饮食文化的好奇心,我们挤进了充满生机的楠迪菜市场。眼前的斐济人,就像这里富饶的土地一般,高达、扎实、丰满。当然,冲进当地市场的我们必定不会形单影只,陪我们一同前来的还有我们的美食“顾问”,无论是形体还是打扮,她看起来都像“做饭好吃的祖母”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说到斐济美食,第一个关键词绝对是“根茎”,大大小小、各种颜色与味道的根茎,提供了生存必须的大量淀粉。大芋头(Taro或者Dalo,前者仅根茎可食,后者根茎与叶子均可实用)、木薯(Cassava)和面包果(Breadfruit,平民饮食,不登大雅之堂)是太平洋岛国通用的主食;田野路边一大片在微风中摇摆的甘蔗是出口的生力军,也是把斐济的另一大种族——印度裔——带来这个小岛的原因;胡椒树根制作的KAVA则是斐济国民饮料。在现代斐济,虽然早不存在“果腹”的问题,但它绝对不会从斐济饮食中消失。

根茎埋于地下,象征着斐济人与脚下大地不可分割的联系。

斐济人不懂“精致”但是却常常露出对于生活随性的态度:硕大的芋头绑在一起按串卖,一串至少五公斤!蔬菜、香料则是堆成大大小小的金字塔一样,按堆或者按盆卖,“国民饮料”KAVA则堆成一麻袋,买的时候直接拿小信封一样的纸袋装好,一带就是喝一次的量。文明世界的计量单位在这里仿佛完全失去了功效。

大概每个地区和民族都有一种独特的饮料,喝的惯的视为珍宝,喝不惯的一言难尽。虽然其中也只有中国的茶和非洲的咖啡走向了世界,然而品尝这些“本地风味”本来就是窥探别人生活最有趣的方式,于是,斐济土生土长的KAVA,带着对舌头微麻的“毒性”成为了斐济人的最爱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/ 印度裔移民带来了博大精深的香料文化

为此,我还专门学习了一下准备KAVA的过程,这一幕颇像粗犷版的茶道:先将KAVA粉末装进一个布袋,在一个木盆里加上水,揉搓布袋,直到水变成浅色的不透明液体。喝的时候要用椰子壳舀来喝,通常由最尊贵的人喝第一杯,喝水前拍手一次,喝之后拍三次,再传给下一个人喝。和一群斐济人喝一次KAVA,基本就坐实了你们的友谊。

想想吧:半信半疑的你,在看到这种浑浊液体的原始制作过程,不自觉露出一丝怀疑,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接下来要喝到什么味道,又如何向远方的朋友表达得体的敬意。这个时候,椰子壳被主人笑眯眯地送到了嘴边。

你按照规矩击掌,一饮而尽,没有形容词可以形容KAVA的味道,但一旦喝过就再也不会忘记,舌头微微发麻,眼神从迟疑变得放松,这就是“带着KAVA与爱的斐济时光”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旅行结束时,我将两部在斐济取景的电影加入了片单。《荒岛余生》中汤姆·汉克斯饰演的联邦快递工程师因为飞机失事,赤手空拳在荒岛上生存了1500天,当了一把现代鲁滨逊;《蓝色珊瑚岛》中只有15岁、正值美貌巅峰的波姬小丝和爱人则落到了一个伊甸园般的小岛,从少年走向成人,像神仙眷侣一样地生活着。最终,鲁滨逊回到了他已经不认识的美国;当了父母的小情侣却拒绝被救援,永远地留在了岛上。

事实上的斐济和电影差不多——虽然我们过得惬意舒适,一天鲁滨逊也没当过。斐济在很多人心中却是婚礼和蜜月的理想胜地,大概得益于这种“荒岛 伊甸园”的魅力。所谓荒岛当然并不荒,可是这种世界尽头,无人打扰的原生态美景却是真实存在的,天涯海角的日出日落只有身边的人陪你看,这不就是爱情中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的真谛吗?在上帝造就的自然美景与人类文明形成的便利舒适中间,斐济毫不费力地找到了自己的平衡。这里扶桑花常开,天空常蓝,鲨鱼成群,然而这一切的守护者是敦厚恬淡的斐济人。他们不紧不慢地还穿着传统苏鲁,一杯一杯地喝着KAVA,同时他们也上教堂、打英式橄榄球,用一声真诚的“Bula”来招呼四方宾朋。上帝眷顾斐济,斐济人亦心存感恩,而这,或许就是斐济幸福生活的秘密。

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斐济是属于哪里(斐济是什么地区)

关于作者: huaquanshequn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